守法朝朝忧闷,强梁夜夜欢歌;
损人利己骑马骡,正直公平挨饿;
修桥补路瞎眼,杀人放火儿多;
我到西天问我佛,佛说:我也没辙!

天为罗盖地为毯,日月星辰伴我眠;
何人撒下名利网,富贵贫困不一般;
也有骑马与坐轿,也有推车把担儿担;
骑马坐轿修来的福,推车担担儿命该然;
骏马驮着痴呆汉,美妇人常伴拙夫眠;
八十老翁门前站,三岁顽童染黄泉;
不是老天不睁眼,是善恶到头这报应循环。

曲木为直终必弯,养狼当犬看家难;
墨染鹭鸶黑不久,粉刷乌鸦白不坚;
蜜浸黄莲终须苦,强摘瓜果不能甜;
好事总得善人做,哪有凡人做神仙。